2012—2015年教育部-中国移动中小学校长培训项目访谈分析报告

发布时间:2017-04-28

  影子校长访谈报告

  一、总体评价

  参训校长作为影子培训的对象,在评价项目整体效果上是最有发言权的。参训校长通过亲身实践,在培训过程中切身体验着基地学校和省级承办单位对其的指导和服务。受访的七位参训校长都对影子培训这种培训模式给予了较高的评价,认为其实效好,十分适合校长培训。

  (一)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是影子培训的优势所在

  影子培训主要分为三个阶段,即集中培训阶段、影子培训阶段和总结交流阶段。在这三个阶段中,集中培训和总结交流侧重理论,这些理论并不是由承办单位或者基地学校随意确定的,而是选择切合参训校长需求与当前教育热点的专题,通过邀请有丰富教育教学经验的专家或校长进行专题讲座,提升了参训校长的理论水平。广西钦州市钦北区大垌镇中心小学的利国振校长在访谈中表示,专家讲学的选题切合当前农村学校实际,内容简短、精辟,容易理解,经过消化后,能启发校长转变理念和工作方式。理论培训之后,就进入影子培训阶段,即到基地学校进行实地研修,这一阶段更侧重于实践,通过在基地学校如影随形的跟岗学习、全程参与,参训校长深入了解和学习基地学校的教学特色和管理模式,增强了实践能力。祁县三中的吕敬超校长在访谈中说:“这种模式最大的优势在于把理论与实践有机地结合起来,很有效。通过聆听专家讲座,我们获知了许多新的管理理念和教学理念,使我们既对国家大的方针政策了然于胸,又能到基地学校亲身体验。”

  (二)基地学校特有的文化和特色校本管理是影子培训的灵魂所在

  基地学校基本都有独特的文化和管理模式,学校管理也较为完善,这些特色文化和管理模式也正是参训校长学习的主要内容。受访的参训校长都表示,在接受培训时,基地学校会将本校文化及其形成过程、学校管理的模式及管理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毫无保留地展现给他们。重庆市綦江区南州小学郑加焱副校长在访谈中说道:“通过听、看、问、议、思、写等学习方式,我感受了谢家湾小学‘以文化经营学校’的发展战略,真切体验了‘六年影响一生’的办学理念。”长治市长子一中秦庆云校长也表示:“在培训中,我认为对我帮助最大的是校本课程以及学生创新课程的开发。影子培训结束后,根据所学内容和本校实际,我校的升旗活动已经调整为成德育课程,学生科技创新课程也相应有所加强。”

  (三)全方位开放和即时的借鉴对比是影子培训的特色所在

  基地学校在开展影子培训时处于全方位开放的状态,参训校长在培训期间能够如影随形地参观学习,虽然各个基地学校都会安排培训日程,但是在日程之外,参训校长在学校内可以不受时间、地点约束地自主学习。而且在培训的过程中,基地学校的培训团队会逐一解答参训校长的疑惑,认真讲解每一环节的操作办法。长治市长子一中的秦庆云校长说,“在基地学校,我们学员可以随意进课堂听课、参加学校的各项活动并列席学校的各种会议、调研学校各处室工作以及学校管理工作、体验后勤服务等,这是其他培训做不到的。”另外,正是这种全方位的开放,使得参训校长在学习中不断思考,不断将自己所在学校与基地学校进行对比,从而在培训的过程中了解基地学校有哪些方面是值得借鉴的、哪些是可以应用于自身学校的,相对于训后总结,其实效性更好、针对性更强。阳泉市平定县实验小学的任建青校长在访谈中说:“我在太原市迎泽区贵都小学跟岗培训时,能够将自己的学校与基地学校进行对照,便于就具体问题与大家进行全面深入的研讨交流,取长补短,很有效,很真诚。”

  (四)各省的特色培训模式是影子培训的创新所在

  在影子培训的实践当中,部分省份结合本省实际,创新了培训模式,形成了更加有效的培训模式,如安徽的“五位一体”培训模式、青海的“双线五方”管理体系等。在访谈中,安徽阜阳实验中学的苗维爱校长和安徽五河县刘集中学的胡照校长都对“五位一体”的培训模式给予了相当高的评价,苗校长说:“‘五位一体’培训模式好,提前摸底,而且设置了准入门槛,还有问题单以及个人培训规划。”胡校长同样指出,“‘五位一体’模式效果好,其优势在于理论与实践有机结合,搭建了交流平台,树立了标杆。省外跟岗利于开拓视野、更新理念,省内跟岗更切合实际、更接地气,两者侧重不同但互相补充。同时,实现了培训方案订单化、问题简单化、理论平民化、内容实战化、可用性强。”

  (五)培训结束后的实践应用是影子培训的实效所在

  在培训结束之后,参训校长一般都会将在影子培训中学到的理论知识和实践经验应用于自己所在学校,如通过在本校开展讲座,向全校干部教师介绍新的理念,就自己所见、所学进行交流。安徽五河县刘集中学的胡照校长说:“回到学校之后,我在学校领导班子和村校领导培训中,介绍了清水濠学校的文化建设、办学思路、管理经验等,在教职工例会上介绍了其育人模式和方法、科研模式等。”除了理论方面的传授,大部分参训校长也将基地学校的优秀做法结合本校实际加以借鉴和应用,这正是影子培训的目的和实效所在。安徽省五河县刘集中学的胡照校长表示,回校后他们进行了全面深化的改革:(1)中层干部竞聘上岗;(2)教师专业发展改革,制订规划,完善各项规章制度;(3)团队精神建设;(4)教研科研管理改革,成果激励;(5)校园文化建设,构建和谐校园;(6)德育改革;(7)制定绩效考核细则,提高教学质量。”

  二、项目存在的问题与改进建议

  (一)问题

  1.培训时间较短

  目前影子培训的周期为15天,其中集中培训和总结交流大约3—4天,参训校长真正进入基地学校进行研修学习的时间只有11—12天,并且这11—­12天的时间除去学员熟悉环境、参观的时间,真正进行跟岗学习的时间并不充裕。广西钦州市钦北区大垌镇中心小学的利振国校长在访谈中表示,“我认为目前影子培训的时间太短了,而且在培训中与基地学校的校长相互交流的机会也比较少。” 重庆市綦江区南州小学郑加焱副校长也表示,“培训的时间确实有点短,对基地学校的情况只做了部分了解,对其最好的传统文化、经典做法,只学了皮毛,其精髓部分还没能深入学习。”

  2.学员与基地学校的匹配度不高

  影响影子培训实效性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参训校长与基地学校的匹配情况,即学员的培训需求与基地学校的培训供给是否吻合。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种匹配情况满意度较差,究其原因,主要在于基地学校和参训校长都未能很好地确定自身的定位和类型。阳泉市平定县实验中学的任建青校长在访谈中提到,移动项目影子培训存在的主要问题是对校长们的分类不细,对基地校的分类不细。

  3.集中培训与跟岗培训存在“两张皮”现象

  虽然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是影子培训的最大优势,但这是基于参训校长能够将所学理论应用于实践研修的基础之上的。目前,集中培训与实践研修之间存在脱节现象,即集中培训的理论基本无法应用于实践研修之中。阳泉市平定县实验中学的任建青校长指出,在培训中,理论培训部分与跟岗培训几乎脱节,关联性和指导性不够。”

  4.跟踪回访机制不完善

  国家项目办对于影子培训模式跟踪回访的环节并没有明文要求,而且受培训经费的限制,大部分省份尚未建立跟踪回访的机制。缺乏跟踪回访,就无法评估学员培训结束后实际应用的效果,同时学员在自己学校的实践也缺乏相应的指导,存在改革的风险。

  (二)建议

  1.延长培训时间

  针对目前学员普遍认为培训时间较短、无法深入学习的问题,大部分学员都建议延长培训时间,但是培训时间应该延长多少,延长的时间应当如何安排,就成为问题的关键。安徽省阜阳实验中学的苗维爱校长建议,“应当将培训时间延长至一个学期,并且以脱岗培训的方式开展培训,另外校长除了在基地学校进行实地研修之外,也可以进入大学进行综合培训。”另外,苗校长还建议 “增加学员与学员、学员与专家、学员与基地校长之间的交流”,从而将有限的时间发挥更大的作用。

  2.提高参训校长与基地学校的匹配程度

  对参训校长和基地学校进行更加细致的分类,如对于参训校长而言,可将其分为小学组、初中组、高中组、完中组,并按照学员所在学校类型、地域(城市或农村)等指标进一步细化。这就要求基地学校也要进行相应的调整,可以通过增加基地学校的数量,保障参训校长的培训需求得到充分满足。如阳泉市平定县实验小学的任建青校长指出:“校长团队要分类并按类型组合,基地学校的类型要与校长团队类型基本吻合,这样相互间就会有更多共同语言,交流起来会有更多的智慧碰撞,这一点很重要。否则,有3000多学生的学校校长与只有100多学生的学校校长交流,会由于实际情况差距太远,导致交流很少。”

  3.增加跟岗培训阶段专家即时指导

  针对跟岗培训过程中理论与实践相脱节的问题,受访的学员表示可以通过在跟岗培训中加入专家指导,即在基地学校中设置专门的理论指导人员,以便对学员在跟岗培训过程中遇到的理论问题或者理论无法指导实践的问题及时答疑。另外,为了增强理论与实践的结合力度,可以在培训之前,尽可能全面地搜集学员的培训需求和基地学校的实际情况,保证集中培训和跟岗培训有效衔接。

  4.建立跟踪回访长效机制

  随着影子培训的不断发展,其模式日趋完善,跟踪回访机制也逐渐被重视起来。建立长效的跟踪回访机制,不仅需要国家项目办发挥主导作用,也需要各省、各学校的配合。如安徽五河县刘集中学的胡照校长说:“建议官方建立跟踪回访长效机制,每年一到两次固定时间的跟踪回访,或提供再交流机会,分享改革经验与实践成果。”

  5.加大培训经费投入

  培训时间的延长、回访机制的建立等改进措施都离不开充足经费的支持,虽然参训校长表示参与影子培训很有收获,但是也有参训校长反馈:“目前基地学校学员的生活条件参差不齐,有的比较艰苦,有的比较好。”为了能够使培训更加顺利地开展,保障培训最大程度地发挥其实效性,可以通过多种渠道募集资金以增加培训经费,解除参训学员、基地学校和承办单位的后顾之忧。

  省级承办单位负责人访谈报告

  一、培训实施与管理

  (一)影子培训与远程培训定位

  影子培训和远程培训作为该培训项目的两个重要组成部分,有着各自的培训定位。大部分省级承办单位负责人(以下简称负责人)表示,影子培训的定位在于通过切实的跟岗实践来提高参训校长的综合实力。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负责人表示:“影子培训的定位是培优而不是扶弱,而且它能够抓住校长希望进行实践层面上的培训的心理,满足了参训校长的需求。”湖北省的负责人也认为“影子培训的优势就在于它的实践性”。

  相比于影子培训的定位,接受采访的9个省市的负责人都表示,远程培训的定位比较低。虽然其目的是利用现代信息技术解决工学矛盾和资源不足的问题,但是这一目的在实践中却没能很好地实现。如湖南省的负责人在访谈中提到:“远程培训要求比较低,基本上就是看看研修报告、听听录音。”

  (二)影子培训中集中培训的方案设计

  集中培训是影子培训的首要阶段,其培训方案的设计自然是各省级承办单位关注的焦点。受访的9个省市集中培训基本上都采取“开班典礼+名师讲座”的模式,天津还设计了文化考察这一环节,即带领学员参观天津当地的历史文化景点,如周邓纪念馆,以及天津移动的数据中心和客户中心,以增强学员对天津本地文化的了解。开班典礼旨在传达各级领导对于该项目的重视,强调培训期间的组织纪律,明确各项目涉及的主体,尤其是参训校长的职责和义务。名师讲座多以当前的教育热点为主要内容,主讲人多为相关领域的专家或经验丰富的基地校长。大多数省份设计培训方案时会以学员的需求为主导,如青海省的负责人表示:“为了全面了解参训校长的需求,准确定位培训目标,我们设计了《训前需求调研单》供学员填写,从基本情况、培训要求和建议意见三方面进行了调研。”

  (三)基地学校的遴选与匹配

  影子培训的实施离不开基地学校的支持与配合,各省级承办单位在遴选基地学校时虽然具体的评价指标和实施过程有区别,但是基本上都遵循最优原则,即选取在当地有一定影响力和威望的学校。如新疆和甘肃的负责人都表示,目前开展影子培训的基地学校都是全省最好的学校。此外,除了最优原则以外,有些省份还会吸纳具有特色的学校作为基地学校,如天津选取的6所基地学校就各具特色,负责人周金虎主任表示:“在遴选基地学校时一定要精心,6所基地学校各具特色,力求更好地满足参训学员的需求,保障参训学员在基地学校能够真正学到有利于自身学校发展的知识。”

  (四)基地学校的管理

  目前对于基地学校的激励,有些省份采取精神激励的方式,如湖北省的负责人表示:“我们给办得比较好的基地学校评先进单位,一些校长评先进个人,都是荣誉上的,而不是金钱上的。”这种精神上的激励方式有其可取之处,因为很多基地学校本身就是名校,比起物质上的奖励,社会的认可更具有激励作用。天津的负责人也表示,在对于基地学校的管理方面,天津目前采取的是“养用结合”的方式,即在充分利用基地学校优势资源的基础上,大力支持基地学校的工作,积极为基地学校创设实施影子培训的环境。首先,中国移动天津分公司在这方面发挥了一定的作用,在承办单位的配合下,中国移动天津分公司通过为基地学校捐赠图书、创办图书角等活动,在一定程度上调动了基地学校的积极性。其次,为进一步增强基地学校培训团队对于影子培训的热情,承办单位将影子培训与基地校长的继续教育学分相联系,以减轻其工学矛盾,并为其颁发市级的荣誉证书,进一步对其进行激励。最后天津市的负责人还指出,天津市目前对于基地学校的管理和激励方式只是微观上的做法,调动基地学校的积极性需要各省区项目办、国家项目办的共同努力。但是,正是由于缺乏一套完整的管理模式,还有很多省份基地学校尚无任何激励机制,因此存在基地学校积极性不高、退出意愿强烈的现象。

  (五)学员选派

  对于参加影子培训学员的要求,受访的省份基本上都表示会选择有一定办学成绩和发展前途的中青年校长,而且被选择的校长绝大部分是正校长,只有少部分是副校长。这样的选派标准是由影子培训的定位是培优而不是扶弱决定的。重庆市的负责人表示:“我们选拔的校长大部分是有独到的办学理念、有思想的中青年校长,我们的定位不是扶弱,更倾向于骨干的培训。”对于学员选派的程序,各省基本上都采取自上而下的方式,即根据项目办分配的名额,由承办单位分配至区县,再由区县分配到各个学校。但是新疆的情况有所不同,参加新疆影子培训的学员都来自于“十百千”工程(用五年的时间,培养十几名在全国有一定影响力的知名校长,100多名在自治区有一定影响的优秀校长,1000多名在本地区有一定影响的骨干校长),不再进行全疆范围内的报送和筛选。

  (六)学员考核与评价

  各省基本上都通过学员撰写和提交的总结报告对学员进行考核和评价,并且对于学员的评价不是一次性的,而是阶段性的,贯穿整个培训过程。如青海省在影子培训之前就向全体学员印发《影子培训学员鉴定表》,并且要求每位学员每天都认真填写《影子培训学员研修日志》,作为考核评价的一部分。新疆省的负责人也表示,在影子培训的过程中,会有专人负责检查学员的作业,分阶段公布作业情况,通报完成作业的数量和质量。另外,除了阶段性考察和对学员研修报告的评价,天津市还规定每位学员必须为自己所在的基地学校留下经验或建议,并将其作为学员考核的重要方面。而且,天津市还组织回访,以考察学员的后续发展情况。有部分省份认为,目前影子培训对于学员的考核与评价存在较大的问题,缺乏后续的跟踪评价甘。肃省和重庆市的负责人都表示,由于经费缺乏以及项目办未做要求,目前并没有对学员展开后续的追踪评价,但是教育是个长期的过程,仅仅对培训项目结束时的研修报告进行评价是远远不够的。

  (七)培训项目评估

  对于培训项目的评估工作,各省基本上都采取了训后评估的方式,即在影子培训的总结交流阶段,向学员发放训后评估表,以了解学员在影子培训实施过程中对于自身、承办单位以及基地学校的评价、意见和建议。此外,天津还通过回访的方式,进一步追踪影子培训的效果。天津市的负责人表示,目前天津所采取的回访方式有两种,一是天津项目办组织的回访,二是基地学校和参训校长自发的校际互访。同时,在回访的过程中,天津十分注重调动当地移动分公司的积极性,这样既保障了回访经费,也加强了承办单位与当地移动分公司联系。虽然训后评估能够从整体上把握整个评估的效果,但是它并不能对培训实施之前以及实施过程中的问题进行及时的反馈,因此部分省份还加入了训前和训中评估。如青海省的负责人表示:“我们会在影子培训前印发《集中培训课程评估表》《影子培训学员鉴定表》和《影子培训基地学校及校长评估表》,通过执行‘三表’考核机制,细化相关培训考核,落实“听、看、问、议”,保证培训质量。同时,我们要求每位参训校长认真填写《影子培训学员研修日志》,写、思结合,构建自己的经验和知识体系。”甘肃和新疆都根据本省的特点,加入了培训过程中的评价,甘肃的负责人表示:“在培训过程中,我们会让学员对任课教师进行评价。”该负责人同样建议项目办组织对于参训校长训后变化的评估。新疆的负责人则指出;“目前新疆培训的质量评估仅限于一般的感性认识,尚未对学员采取大规模的跟踪调查。”

  (八)影响影子培训实效的因素与针对性举措

  1.参训者端正的态度

  天津市的负责人表示,影响影子培训实效的最根本的因素是参训者的态度。培训不光是一种福利,更多的是一种责任。各省区在参训校长临行前应该对参训校长进行训前指导,强化责任意识。

  2.基地学校的积极性

  基地学校的积极性是保障影子培训得以顺利实施的重要因素,但目前对于基地学校的激励明显不足,尚未建立起行之有效的激励制度。

  3.充足的经费保障

  经费是整个影子培训得以开展的首要因素,但是目前各承办单位都表示影子培训的经费并不能支撑整个培训项目的开展,有时甚至会借调其他培训项目的经费。

  4.科学的培训周期

  影子培训的周期是15天,基本上各省都采取“集中培训(2—3天)+影子培训(10天)+总结(2—3天)”的模式,也就是说参训学员在基地学校进行跟岗学习的时间是10天,对于这一时间规定,各省意见表现出较大的分歧。甘肃的负责人认为:“10天的设计并不科学,完整的应该是12天,采取5+2+5的模式,两个周一到周五,还有两天休息。”而北京的负责人认为培训时间不宜过长,原因是基地学校事务繁忙,而且参训学员也需要回本校主持事务。山西的负责人认为15天的培训周期刚刚好,较为合理。新疆的负责人则指出,如果培训时间延长一些效果可能会更好,建议延长至21天。

  二、培训效果与评价

  (一)总体评价

  受访的各省级承办单位负责人基本上都表示,影子培训是一种得到参训学员普遍认可的、时效性较强的培训模式,但是远程培训的效果却差强人意。对于培训项目的总体评价,受访各省的观点集中于以下几个方面。

  1.中国移动在培训项目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天津、湖北、湖南、甘肃四省的负责人都表示,中国移动和教育部联合举办的中小学校长培训项目是中国移动支持教育、回馈社会的一项善举。其中天津市的负责人更是表示“项目的成功与否与中国移动当地分公司的支持有很大关系”。但是,各地中国移动分公司对于项目的支持程度是不平衡的,比如北京的负责人明确表示,在项目实施的过程中并没有与中国移动北京分公司建立密切联系,因此在项目实施的过程中也遇到了不少问题。

  2.各级领导对该项目都十分重视

  受访的各省基本上都表示项目的成功离不开各级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尤其是在对于基地学校的要求方面。由于承办单位对于基地学校没有直接的行政指挥权力,这时就要借助上级教育主管部门的力量对基地学校进行指挥和约束,因此,各级领导的重视对于培训项目的实施是至关重要的。青海省除了成立省项目领导小组、省项目执行办公室外,还建立了由省厅、承办单位、基地学校、各地教育行政部门、中国移动省级分公司组成的“五方”管理体系和协调沟通机制,用以强化项目实施的组织领导和执行力度。

  3.影子培训模式已被广泛应用于各地师训和干训当中

  由于影子培训模式实效性强、认可度高,因此各省基本上都将其应用于当地的校长培训项目之中。天津、重庆、山西、甘肃的负责人都指出,将影子培训的模式应用于本省的校长提高培训项目甚至是国培项目中,目前已经取得了较大的成果,获得了更多经验。

  4.影子培训是一种“下马赏花”式的培训模式

  影子培训之所以受到各方的认可和欢迎,最根本的原因是其具有实践性,不同于以往走马观花、注重理论的培训,影子培训更加注重对参训学员的实地培训,同时在集中培训阶段兼顾理论知识的传授。北京的负责人表示:“影子培训的模式很好地处理了理论和实际的关系,理论联系实际、理论与实际相结合,更能出成绩。”重庆的负责人也指出:“影子培训是最受校长欢迎的,原因很简单,它很真实,很接地气,会学习的影子校长会在基地校的每个细节和每个人身上找到自己想要学习的东西。”

  (二)影子培训存在的问题与建议

  1.问题

  (1)经费不足

  受访的9个省的负责人都表示,影子培训的经费太少,不足以完全支持整个项目的开展。目前国家的标准是450元/人/天,但是各省基本上都很难达到这一标准,并且差距较大,北京、天津、新疆目前的标准是300元/人/天,而山西目前只能达到200元/人/天。而且培训项目的经费拨付机制也存在较为严重的问题:由于是事后拨付,所以支付给培训人员以及后续基地学校的资金基本上都是由承办单位垫付或者拖欠。北京的表示:“发达地区的消费高,财务处理困难,影子培训在实际操作上还需要其他项目的帮助。”如此的经费标准和支付方式势必会大大打击各方的积极性。

  (2)对于基地学校的激励不大

  各省负责人都表示,目前影子培训对于基地学校的激励是欠缺的。除了少数省份有一些精神上的激(如颁发证书)之外,大部分省市并没有一套完整的激励机制。由于经费不足,很多基地学校目前都出现了倦怠的现象。各省的基地学校基本上都是固定下来的,目前影子培训基本上是靠基地学校对于教育的热情和情怀得以维持,长此以往,基地学校的积极性势必会消磨殆尽,影子培训的实效也会大大降低。

  (3)具体管理方面的问题

  影子培训管理方面的问题主要集中于宏观和微观两个方面。从宏观上说,影子培训之前是由各省教育学院来承办,但后来存在教育学院改制为大学的现象,其定位不再是单一的干部培训,而是更多地转向学科建设、学校发展等方面,因此培训的效果势必会受到影响。从微观上说,受访的各省级承办单位均表示,承办单位目前的工作压力很大,因为负责实施该项目的专职人员很少,如北京只有4人,天津3人,山西4人。而且这些负责人还要兼顾承办项目之前的本职工作,因此工作压力较大。

  (4)评价机制不科学

  目前各省基本上都是通过学员的研修报告对于学员进行评价,但是这种评价方式只能看到学员的感性认识,学员是否将在影子培训中所学到的知识和经验真正应用于其所在学校不得而知。因此,部分省份的负责人认为应增加对学员的后续跟踪调研,以完善影子培训的评价机制,但是碍于经费有限,只有很少的省份目前实施回访和二次评价。

  2.建议

  (1)加大经费投入,改革经费管理机制

  省内影子培训经费应该提升到350元/人/天左右。远程培训经费可直接下拨到项目县,可少中间环节,保证经费及时到位。通过下发文件,明确经费的用途。可以列支辅导教师劳务费。

  (2)“养用结合”,充分调动基地校长的积极性

  将基地学校对于影子培训项目的付出与该校校长的继续教育学分相联系,减轻基地学校培训团队的工学矛盾。为参与培训的校长颁发市级证书,在精神层面给予其肯定和支持。增加基地学校的数量,目前参训校长的人数较多,而基地学校的数量较少,如天津一所基地学校就要接纳10名参训学员,这样势必会导致学员与基地学校的匹配度不高,影响培训效果,因此,可以通过竞标的方式选拔基地学校,使每个基地校所的学员维持在5—6名,保证培训的有效性。

  (3)重塑宏观、微观管理体制

  从宏观上来说,应该重新建立教育干部的培训体系,但是目前已无法将大学内部的教育学院重新进行剥离和划分,因此就需要进一步变革微观上的管理体制,即增加负责影子培训的专职人员的数量,业务岗和事务岗应当保持适当的比例,减轻目前承办单位人员的工作压力,专人专职负责专事,以进一步增强影子培训的有效性。

  (4)建立点、线、面相结合的评价机制

  针对目前对于学员评价局限于书面报告的缺陷,大部分省份的负责人都建议既要重视对学员在培训过程中表现的评价,更要重视培训结束后学员的进步与发展。因此,在培训过程中可以让学员进行自我评价,即撰写培训日志记录培训的点滴。另外,除了最后的研修报告之外,在培训中期可以组织学员进行总结交流,培训结束后,在规定时间内对学员进行回访,当然,后续的追踪评价离不开经费的支持。

  (三)远程培训存在的问题与建议

  1.问题

  受访的各省都表示远程培训的实效性较差,主要体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1)经费不足

  经费不足是制约远程培训实施的首要因素,基本上组织远程培训的省份的负责人都表示远程培训的经费不足,培训工作开展困难。如山西省的负责人指出,“远程培训的标准是80元/人/天,这种撒胡椒面儿的方式,并没有什么效果。”

  (2)远程培训技术不够先进

  受条件的制约,偏远地区的学校开展现代远程教育技术培训的难度较大,而且远程培训的平台设计有待改进。新疆的负责人指出,“少数民族校长的汉语水平较差,但是远程培训采用汉语教学,没有维吾尔语,很多校长理解起来较为困难。”而且远程培训的课程是一次性的,参训的校长不能重复观看,这也对培训效果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3)工学矛盾

  表面上看远程培训是一种能够解决参训校长工学矛盾的培训方式,但是通过访谈,大部分承办单位的负责人都表示,工学矛盾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甚至有加重的趋势。比如新疆的负责人表示:“新疆校长的工作负担非常重,除了本职工作外,还要站岗放哨,上学放学都要在门口监督,而且晚上还要值班,不能回家。远程培训还要占用这些校长的休息时间,所以校长积极性不高。”

  2.建议

  (1)加大经费投入

  为解决远程培训“撒胡椒面儿”式的弊端,就必须增加经费投入,一方面要保障学员参与培训的积极性,另一方面也要加强对于偏远地区技术设备的投入,同时完善培训平台的设计,使其符合各民族、各地区学员的要求。

  (2)将远程培训作为辅助手段,而不是单独的培训项目

  由于远程培训的实效性欠佳,部分省份建议将远程培训从整个中小学校长培训项目中脱离出来,作为一种辅助手段来支持影子培训项目或者其他培训项目。比如重庆的负责人表示:“以后可以整合下远程培训和影子培训的资源,利用远程手段让影子校长选修感兴趣的内容,从而丰富和提高他们的办学水平。”

  基地校长访谈报告

  一、总体评价

  受访的各省基地学校校长对于影子培训这种培训模式给予了较高的评价,基本上都认为影子培训是一种实效好、针对性强、可操作性强的培训模式。对于该项目的总体评价,受访基地校长的观点主要集中于以下几个方面。

  (一)影子培训实践性较强

  影子培训的实践性得到了受访基地校长的一致好评,他们认为在影子培训的过程中,参训学员通过听、看、议、思、写以及参与各项活动等方式如影随形地进行一系列深度的实践性学习和研究,近距离、即时、深入地观察基地学校的常态、动态,从而进一步融入基地学校,使其在基地学校的学习和生活更加方便自如。如广州市越秀区清水濠小学的荣礼校长在访谈中说:“影子培训这种模式与以往的培训模式相比,首要优势在于‘身’入实际,在培训的日子里,学员能与培训基地的校长、老师和学生面对面地对话交流,从而可以更直接、更真实地了解基地校长的办学理念和学校的整体运作,也可以更清晰地看到学校的运作是否与校长的办学理念相一致,学校是怎样落实校长的办学理念的。”重庆市71中的张克运校长同样表示:“影子培训如影随形的特点,可以给受训者更为具体的现场和案例,在这个过程中,受训者就会在提供的培训环境中寻找自己学校的影子和参照,进行思考并即时得到解答。”

  (二)影子培训针对性较强

  由于影子培训不再是“水过地皮湿或轰炸式”(引自山西省太原大学外语师范学院第三附属小学聂三敏校长的访谈记录)的培训模式,其培训更具有针对性。这种较强的针对性是由基地学校和参训学员共同促成的。首先,由于省级承办单位在培训之前会征集学员的培训需求,基地学校根据学员的培训需求制订培训计划、设计培训内容,并将学员按照小学、初中、高中三个层次分配到相应的基地学校之中,力求使培训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如安徽省蚌埠市第一实验小学的崔建梅校长在访谈中表示:“我们在实施影子培训时,会为学员量身定制培训方案,使学员能够全方位地了解基地校的办学宗旨、办学思路和办学特色,从而增强其实用性和时效。” 安徽省芜湖市荟萃中学的李万道校长同样表示:“在培训中,会为学员提供针对性的指导,使其能解决实际问题。”其次,参与影子培训的学员基本上都比较积极,主动性较强,蹦明确自身需要,从而进行有针对性的学习。如重庆市谢家湾小学的刘希娅校长指出:“参训的校长基本上都是有备而来,主动性很强,并且在学习中结合自身需要,方向性较强。”

  (三)影子培训互动性较广泛

  虽然影子培训的对象是参训学员,但是培训过程中的互动是多向的。首先,在培训中,参训学员与基地学校之间实现了较为广泛和深入的互动,而且这种互动会延伸至培训结束之后,不少基地学校都与参训学员所在学校都建立了长久交流学习机制,从而审视各自的优势与劣势,取长补短,促进双方的共同发展,实现双赢。如广州市越秀区清水濠小学的荣礼校长表示:“影子培训搭建了省与省之间教育交流的平台,使校长们真实感受到各地教育文化的异同。”重庆市71中的张克运校长也指出:“培训者和受训者在共同学习过程中,可以建立良好的校际互动关系,特别是培训结束后的回访和进一步联系,为培训者和受训者搭建了更为广阔的学习平台。”其次,基地学校与省级承办单位之间的互动也促进了基地学校的进步和发展。山西省太原大学外语师范学院第三附属小学的聂三敏校长在访谈中指出:“山西省干训中心的追踪管理和细化管理对我校的校本管理有很大的启示。同时,与承办单位的深度交流、对参训学员的深度访谈,形成了双重资源的共享圈。”

  二、项目存在的问题与改进建议

  (一)问题

  1.培训经费不足

  经费不足是各个基地学校普遍面临的问题之一。由于各地经济发展水平不一,其培训标准也存在一定的差异,如广州市的标准是300元/人/天,而云南只有230元/人/天,并且这些标准并不随物价的上涨而进行相应的调整,因此,基地学校倒贴经费的现象时有发生,长此以往,势必会影响基地学校对实施影子培训的积极性,从而使培训效果大打折扣。如广州市越秀区清水濠小学的荣礼校长指出:“2009年,学员每人每天经费标准为300元(包括房费、一日三餐等),现在已过去6年,物价已翻了几倍,标准依旧,的确有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而且现在办公经费一超支,教育局结算中心就会干预,基地学校有心想做好,但苦于无经费,许多想开展的活动只能搁浅。”

  2.对于基地学校的激励不够

  目前,由于国家项目办尚无完善的对基地学校的激励机制,各省级承办单位对于基地学校的激励也不多,基地学校基本上处于依靠对教育的热情和情怀来实施影子培训。而且这种情怀由于缺乏激励,有日渐减弱的趋势。如广州市越秀区清水濠小学的荣礼校长指出:“基地学校的校长作为指导老师确实为培训做出了很大贡献,但有关部门较少对他们进行有效的激励。”另外,虽然部分省市通过颁发证书的方式对基地学校进行激励,但这种激励的成效却是差强人意,并未对提高基地学校的积极性产生可观的效果。如山西省大学外语师范学院第三附属小学聂三敏校长在访谈中说:“山西省干训中心对我校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我校连续两年被评为优秀基地学校,但由于所发证书带有中国移动的印章,年终市教育局考核学校整体工作时并不认可,所以这种证书对我校的实际作用还有待考量。”

  3.培训设计不够优化及时间安排较短

  培训设计主要存在以下三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影子培训这一名称有待考究。如重庆市谢家湾小学的刘希娅校长指出:“‘影子’的说法容易造成误解,好像做什么都要跟着似的,对学员可能有些不尊重。”

  其次,培训周期有待考量。目前影子培训的周期一般为15天,而且一般采取“3+11+1”或“2+12+1”的模式,即“集中培训+影子培训+总结交流”,但受访的基地校长均表示,目前这种培训模式的设计是不完整的,还缺少对学员的跟踪回访的环节,培训成果在实践中的应用具体如何尚不可知,如云南省的负责人在其六年工作总结中写道:“影子培训很受参训校长的欢迎,培训效果也好,但是培训之后,校长的实践情况怎样,我们无从知晓。”虽然部分省份安排了跟踪回访,但是效果欠佳,如安徽省芜湖市荟萃中学的李万道校长表示:“目前的回访是自愿开展的,所产生的费用基本都是基地学校自行承担,存在报销难、无法报销等问题。”

  最后,培训时间安排有待考察。由省级承办单位组织的开始时的集中培训和最后的总结交流一般用3—4天的时间,参训学员能够在基地学校进行实地培训的时间为10—12天,如何安排这10—12天,才能使培训的实效得到最大的发挥是各个基地学校面临的又一棘手问题。如广州市越秀区清水濠小学的荣礼校长明确指出:“时间安排对于培训效果的影响是相当大的。时间太短,容易流于形式,参训学员学不到东西;时间太长,学员又会厌烦,忽视培训,荒度时光。”

  4.参训学员需求的不能有效满足

  虽然影子培训相较于其他校长培训的针对性较强,但是仍然存在参训学员的需求得不到满足的问题。这一问题的产生主要有三方面的原因。第一,从基地学校的角度来说,基地学校的校长和培训团队存在一定的工培矛盾,即如何平衡本职工作与培训任务是基地学校的校长和培训团队的一大困难。如重庆市谢家湾小学的刘希娅校长在访谈中说:“我和其他参与培训的老师工作都十分繁忙,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还要兼顾培训学员的任务,这样就会产生与学员交流不充分的问题,从而影响培训的实效。”第二,从学员的角度来讲,由于学员来自不同地区,各自的学习目标和需求有较大差异,另外,对于来自偏远农村地区的学员来说,基地学校的硬件设施及软件条件与其所在学校差距较大,因此借鉴意义难以考量。如安徽省蚌埠市第一实验小学的崔建梅校长指出:“基地学校与学员所在学校差距大,尤其村小,农、偏、困、规模小,困难多,差距大,可用性不足。”第三,从省级承办单位的角度来讲,部分省市表示,省级承办单位主导制订学员的研修计划,基地学校基本上只能照纲执行,因此很难依据实际情况调整研修计划以实时满足学员的需求。如山西省太原大学外语师范学院第三附属小学聂三敏校长谈到:“山西省省干训中心研修计划设计过细、过死,给基地学校培训的开展带来了一定的困难。”

  5.参训校长学习积极性的有待提高

  影子培训的主体是参训的校长,他们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是影响培训效果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是目前不少省份的负责人表示,由于参训校长的需求得不到满足、基地学校培训不积极等因素,不少学员学习积极性大受打击,失去了学习的兴趣。如重庆市71中的张克运校长指出:“目前在培训中个别校长失去了对教育的热情和守望,在实际工作中有畏难情绪,做事情得过且过,培训毫无动力,培训进展困难。”

  (二)建议

  1.加大经费投入,保障培训顺利开展

  经费不足是制约影子培训有效开展的首要问题,要解决这一问题宏观上必须增加培训经费的投入,但如何投入、有谁来投都是目前应当考虑的主要问题。不少基地学校都建议由中国移动增加影子培训的经费投入,以解决基地学校在培训中经费捉襟见肘的现状,另外也有基地学校建议增加影子培训的经费来源渠道,可以借助国家项目办和舆论的力量,向社会募集资金,进行专项投入。

  2.建立健全激励机制,保持基地学校的积极性

  目前影子培训项目对于基地学校的激励尚未形成一套健全的切实可行的机制,因此,国家项目办可以出台宏观层面的激励制度,各省根据自身情况在加以丰富和完善,力求最大程度地保障基地学校的利益并保持其参与培训项目的积极性。如广州市越秀区清水濠小学的荣礼校长表示,“关于对基地学校的激励问题,我建议奖励基地校长,学员普遍反映较好的基地学校,可评为优秀基地学校,基地学校校长可评为优秀指导老师。奖励面大一些,这样不仅是对基地学校工作的肯定,而且可以激励基地学校长久保持工作热情和干劲,积极支持、配合影子培训工作。”此外,除了颁发证书和评选优秀基地学校和优秀指导老师等激励方式之外,也可以将参与实施影子培训作为年终教育局考核学校整体情况的一项指标,从而增强基地学校参与培训的主动性和积极性。

  3.变革培训模式设计及时间安排,增加跟踪回访环节

  针对目前影子培训缺少跟踪回访这一环节的问题,受访的基地校长均表示应采取多种方式进行弥补。一是要增加跟踪回访环节,如云南省负责人在其六年总结中写道,“为了进一步了解培训效果,在培训的设计中,就应该增加培训的跟踪回访等环节,并且在专家回访中,还可以加强对参训校长所在学校的现场指导,推动西部中小学校管理水平的提高。”此外,关于影子培训的时间安排,受访的部分基地校长表示要增加培训的时间,如重庆市71中的张克运校长表示:“受训者在学校跟岗培训的时间要确保两周,因为在两个星期内,基本可以全程参与和观摩基地校的办学工作。二是要给予受训者和培训者反思和诊断的时间,即培训时要明文增加这个环节。三是培训后续工作要跟进,不能跟岗一结束,什么都结束。”另外,影子培训的名称可更改为跟岗锻炼、跟岗体验等,避免因名称问题造成的冲突。

  4.加强培训需求调研,提高培训针对性

  了解参训学员的需求能够能够使影子培训更具有针对性,使其在实施的过程中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为了进一步增强基地学校培训供给与参训学员培训需求的匹配程度,山西省太原大学外语师范学院第三附属小学聂三敏校长建议:“我们要尽可能了解每一位参训校长的学习需求,不断调整培训计划,采取计划性与灵活性结合的原则,时常根据参训校长的要求采取具有针对性的个体安排,或根据培训团队外出检查指导的案例对学员的校情进行分析,据此进行培训设计。”此外,也可以通过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结合的方式,即省级承办单位、基地学校、参训学员三方相互交流的方式,制订出既符合学员需求又切合实际的培训计划。

  5.采取多种方式调动学员积极性和自主性,增强培训实效

  为了增强参训学员的积极性和主动性,综合各基地学校的建议,可以采取如下方式调动学员的积极性和主动性。

  (1)丰富培训的形式

  可以采取讨论、沙龙、答疑、专题讲座等形式,同时可以将个人培训与团队培训相结合,在集体培训的基础上,按照受训者个人要求,针对不同的学校、不同的地区采取个体诊断式培训,解决受训者的实际问题。

  (2)建立培训后续制度

  培训结束后,基地校长与参训校长进行口头预约,承诺进行回访并到校做专题报告,参训学校也可以定期安排教师回到基地校进行轮训或短期培训。这样就搭建了校际交流的平台,建立了基地校长与参训校长的之间的友谊。

  (3)加强思想上的引领

  通过加强对参训校长先进教育思想的引领、教育哲学视野的拓展以及热爱教育的情怀的激发,努力使其成为教育的知心者、热爱者和实践者。

  6.增强基地学校的特色,保持基地学校的先进性

  基地学校之所以能够成为影子培训的孵化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自身的特色、优势和先进性。为了进一步增强影子培训的实效,受访的各基地学校都指出要继续挖掘自身的特色,这样不但有利于自身发展,而且对于满足学员多样化的需求也有一定的作用。如重庆市谢家湾小学的刘希娅校长在访谈中指出:“基地学校的特色应当十分明确,比如甲校特色在于教师队伍建设,乙校特色在于课改,那么就应当让学员根据需求重点选择基地学校,从而增强学员调派时的主动性和选择性,克服行政指令的弊端。”同时,为了继续保持基地学校的先进性,不少基地学校建议应当定期对基地学校的校长及培训团队进行培训,如广州市越秀区清水濠小学的荣礼校长提议:“为了让基地学校的校长能与时俱进,更好地承担起指导老师的重任,防止吃老本,止步不前,建议让我们基地校长也有学习参观的机会。”

  7.借鉴其他培训模式的精髓,进一步完善影子培训模式

  (1)分层培训

  可推选各学校骨干教师作为中坚力量,经选拔后送到基地学校学习两个月,再把经验带回学校,并通过交流和公开课等形式将学到的内容向更大范围辐射,使骨干教师成为当地“名师”,这样的分层培训模式值得借鉴。

  (2)阶段式递进

  可减少培训校长的人数,选择有代表性的校长,分阶段进行培训,形成“学习、实践、总结、再学习、再实践、再总结”的阶段性培养模式。